廉政文學 廉政書畫 廉政漫畫 廉政史鑒 閩東歷史廉潔人物薈 文化之約

靜靜的濠溪橋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次數:   2019-06-28   字體大小:[大][中][小]

俞大猷塑像

  夏日的一天,路過泉州洛江區河市鎮的濠溪橋,朋友說,這座橋與俞大猷有關。俞大猷(1503年-1579年)是明代文武兼備的抗倭民族英雄,正是河市鎮人。對于與我素來敬佩的先賢有關的史跡,我怎能視而不見?于是,我高聲對朋友表示要在橋邊逗留一些時辰。

  俞大猷出生于軍戶家庭,父親俞原瓚是一名世襲百戶,是明代衛所制度下基層軍事官員。俞大猷“少好讀書”,當過生員,十五歲進文秀才。《名山藏》說俞大猷“為秀才時,從泉中王宣、林福、趙本學授《易》”,王、林、趙都是明代為官清廉的理學大家蔡清的學生。求學期間,俞大猷系統接受了傳統道德教育,而趙本學更能“以《易》演兵”,俞大猷虛心向他求教,為日后的職業軍人生涯準備了豐富的專業知識。

  俞大猷二十九歲時父親病逝,他承襲祖職任泉州衛前千戶所百戶。三年后,俞大猷鄉試中武舉人,翌年赴京會試,取得好名次——武進士第五名,很快升任泉州衛前千戶所正千戶,守御金門。俞大猷一生身在軍伍四十余年,四為參將、六為總兵、兩為都督。在抗倭寇御外侮的血戰中,他與另一位民族英雄戚繼光并稱“俞龍戚虎”。

  橋頭的榕樹肅穆而立,恰似我的心情。俞大猷一生征戰疆場,為了衛國保家立下汗馬功勞,他公務之余還創作了不少軍事理論著作和詩文。早年讀到他的一些詩,尤其是那首我國最早描寫海戰的律詩《舟師》,俞大猷是那么的英氣勃發、勢吞山河:“倚劍東溟勢獨雄,扶桑今在指揮中。島頭云霧須臾盡,天外旌旗上下翀。隊火光搖河漢影,歌聲氣壓虬龍宮。夕陽景里歸篷近,背水陣奇戰士功”,讓我讀后熱血沸騰。此刻,我迫切想探知俞大猷與濠溪橋結下的緣。

  陽光下的濠溪波光粼粼,流向下游出江口的烏嶼。宋元時期,泉州港是東方第一大港,而烏嶼則是其中的一個口岸。橫跨濠溪的這座石橋,以溪名橋,橋南橋北立有明清時期的石碑三通,俞大猷親撰并書的《重建濠溪橋碑記》立在橋北,吸引了我的腳步。

  早年的濠溪江面寬闊,水深流急,阻礙兩岸人行貨運。北宋大觀年間(1107年-1110年),濠溪上有了第一座橋,方便了百姓的來往。期間經歷幾次大修,由于都是木橋,屢修屢毀。明弘治十六年(1503年)俞大猷出生的時候,濠溪上曾經有一座南宋淳祐三年(1243年)蒲開宗重修的橋。蒲氏家族是宋元時期泉州從事海外貿易的巨商,他們愿意出資重修濠溪橋,主要出于物資商運的考量。到了俞大猷懂事的時候,濠溪已無橋可渡。

  尋找先人的遺存,方能找到根本。俞大猷為家鄉重建濠溪橋,完全是出于兌現一句諾言,他的《重建濠溪橋碑記》再現了當時的真實情景。俞大猷九歲時,父親帶他往大濠村叔祖家請安,走到濠溪畔,不得不赤腳趟過冰涼的溪水走向對岸。俞大猷好奇發問,橋為什么會坍圮?父親說,前不久因為樵夫不小心把橋燒毀了。俞大猷對父親說:“待我長大以后,一定要在這里重造一座橋,讓大家免受涉水過溪之苦。”他父親叮囑道:“兒子記住,自己說的話一定要實現。”俞大猷連聲答應。

  在濠溪上造橋,俞大猷不是沒有記在心上,但一直到了隆慶三年(1569年),他打敗海盜曾一本,升右都督后才實現。俞大猷算了一下自己積攢的俸資,感覺夠修橋了便捐出來交由堂弟俞良猷監督造橋,當年年底完工。這一年,俞大猷已經六十七歲。橋成后,俞大猷在《重建濠溪橋碑記》中這樣寫道:“今思先大夫之命幾六十年……乃捐俸資,令堂弟良猷督造,閱月竣工,庶先大夫地下之心慰也。”俞大猷向父親許下的諾言,歷經六十年才實現。

  承諾是有重量的,當有責任感的人遲遲實現不了承諾,心情可想而知。

  我在碑前低眉沉思:讀過俞大猷《正氣堂全集》,每每為字里行間散發出來的正氣所折服。他一生執著于立德、立功、立言,“為將廉,馭下有恩。數建大功,威名震南服。”忽然想到,閩南古大厝是五代王宮的規制,俗稱“皇宮起”,這種傳統民居三進或五進,在泉州并不罕見,可是俞大猷故鄉的老屋居然只有二進,也就是最簡單的那種格局。按理說,俞大猷任過總兵,官封都督,身居不少重要職位,為自己建一座規模大點的“皇宮起”,或者建一座橋,也不會是棘手的事。然而,不是很困難的事卻費了六十年才辦成,足見俞大猷的潔身自好、清廉高尚。

  輕風吹來,高榕肅穆不改。很長時間,濠溪橋是泉州經仙游往省城福州的驛道,明朝萬歷(1573年-1620年)以來多次重新修建。重修歸重修,俞大猷的痕跡依然可尋。從北往南踱步,這些年公路改線,人流已明顯稀疏。俯仰之間,濠溪橋就那么靜靜地佇立在溪上。不過,我能感受到,這安靜中流淌著一種激越的情感。(蔡飛躍)

版權所有 中共福建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福建省監察委員會 [閩ICP備13019752號]

關于我們 網站聲明

烟火节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