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以“陽光平臺”加強村級權力監督 源頭堵“暗門” 遏制“微腐敗”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次數:   2019-06-17 09:49   字體大小:[大] [中] [小]

福建寧德以“陽光平臺”加強村級權力監督

  圖為福建省福安市紀委監委駐市交通運輸局紀檢組干部(右側二位)到潭頭鎮南巖村公路建設項目現場向施工人員了解工程進度和項目資金落實情況。吳其文 攝

  村級組織作為“末梢神經”,是黨的執政之基,直接關系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近年來,隨著城鄉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包括小規模工程在內的政府性工程項目也隨之增多。與其他政府投資工程項目不同,小規模工程未達到法定必須招標規模。具體而言,小規模工程包括施工單項合同估算價不足400萬元,重要設備、材料等貨物采購單項合同估算價不足200萬元,勘察、設計、監理等服務采購單項合同估算價不足100萬元的工程項目等。

  在農村政府性工程項目中,此類小規模工程占據絕大多數,也是基層違紀違法問題易發多發的主要領域之一。如何加強對村級權力運行的監督制約,是一個不容回避的重要課題。

  腐敗頻發——

  小規模工程領域成“重災區”

  虛增工程量,指定施工單位或個人,不向工程結算審核單位說明實際情況,工程費用直接匯入個人賬戶……2015年至2018年間,福建省屏南縣甘棠鄉小梨洋村村委會主任甘乾忠利用職務便利,在該村冷凍庫廠房建設、村道改造等多個工程項目建設中虛列套取工程款37.52萬元,非法收受他人財物4.39萬元,用于個人開支。今年4月12日,甘乾忠因犯貪污罪和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4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48萬元,在當地群眾中引發熱議。

  在農村,涉及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領域的違紀違法行為并非個例。近年來,隨著脫貧攻堅和美麗鄉村建設的深入推進,修路、架橋、飲水、綠化等一大批基礎設施項目在農村實施,其中暗藏的腐敗風險也隨之累積。

  為規避招投標,壽寧縣坑底鄉小東村村委會主任吳林潭在實施廊橋保護工程項目時,私自將預算造價為39.01萬元的項目拆分成2個,與參與招標的施工企業相互約定報價,致使工程項目被圍標;霞浦縣下滸鎮赤壁村黨支部副書記、報賬員王自修利用職務便利,重復列支舊村復墾項目稅費開支3萬元;柘榮縣楮坪鄉灣里村黨支部書記吳立清虛增農田灌溉水渠項目3萬元……

  個別鎮村干部法律意識淡薄,對項目流程一知半解、任性用權,導致項目上馬后漏洞百出。

  “由于學習不認真,法律意識不強,沒有堅持黨性原則……”2018年1月,福安市下白石鎮章坑村黨支部書記孫圣興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孫圣興和村委會主任陳三妹在未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研究討論的情況下,擅自將建設青山鼻自然村村道項目施工及款項支付結算等事宜全權交予群眾實施,導致該工程未編制預算、決算,工程款全部以現金方式支付,無正式發票等憑證依據,工程款項支出明細也未進行公示。為應對上級檢查,他們還提供了虛假會議記錄和領款憑證等。

  近兩年來,寧德市組織巡察的1200多個村中,涉及工程、民生等領域問題達到300多個。“村官級別雖低、權力也不大,但直接關乎基層群眾的切身利益。群眾身邊的‘蠅貪蟻腐’之所以滋生,正是源于‘微權力’的失控和個別基層干部的擅權亂作為。”寧德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陳力達表示。

  與農村政府性工程建設亂象相伴而生的,是相關職能部門的監管缺位、履職不力等問題。如2014年至2015年間,古田縣環保局副局長陳金寶在蘇洋村河道清淤整治和苦竹崗礦山攔渣壩加固、綠化等工程申報環保專項資金補助項目中,審核把關不嚴,且在帶隊驗收工程項目時流于形式,未能發現套取工程量且不符合工程設計要求等問題,造成財政資金流失。2018年9月,古田縣紀委給予陳金寶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深究原因——

  制度漏洞導致監管失效

  透過近年來查處的農村基層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領域腐敗問題,不難發現,其兼具工程建設領域腐敗和農村基層腐敗的雙重特點。

  依照相關法律法規,施工單項合同估算價400萬元以上的政府投資項目必須招標,但對不在此列的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項目是否必須招標則沒有硬性要求,通常由地方政府出臺相應的配套規定,要求相對寬松。

  “依照省里有關規定,可以采取公開招標或邀請招標方式,以及競爭性談判、競爭性磋商、單一來源采購等非招標方式采購。”寧德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這就意味著,各地各部門在實施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工程上有較大的“彈性”空間,一定程度上為基層“微腐敗”提供了滋生土壤。

  從社會層面看,農村基層錯綜復雜的“熟人圈”,特別是宗親關系在農村社會中影響力極大,易對干部秉公用權造成干擾。少數村干部在換屆選舉中得到宗親的大力支持,在上任后抱有“回報”心理,有意無意地利用自身影響力和職務便利優親厚友,違規將工程項目交由親友承攬。

  不僅如此,農村黨員干部隊伍構成復雜,整體素質有待提升,紀法意識相對淡薄。少數村干部將村集體事務視為私人領地,對黨務、村務、財務一竿子插到底,缺乏有效的監督制約。尤其是近年來,隨著農村政府性工程項目日益增多,農村黨員干部特別是村“兩委”主要負責人普遍把持著一定的項目資金決策權,也較以往受到更多的利益誘惑。個別村干部認為建設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是“撈一筆”的好機會,想方設法規避監督,甚至認為從中收取一些“勞務費”“好處費”理所應當。

  “項目業主單位話語權過大,一些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搞‘一言堂’,村民代表大會、村民監督委員會形同虛設,未批先建、化整為零、明招暗定、虛增開支甚至謀取私利等違紀違法行為時有發生。”寧德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說。

  此外,工程領域多元性、專業性強,少數職能部門監管缺位,無形中也增大了紀檢監察機關監督的難度。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單項投資金額有限、點多面廣,部分職能部門不想監督、不善監督、不敢監督。同時,這些工程往往涵蓋住建、交通、水利、自然資源、生態環境等多個領域,具有各自不同的專業特點,腐敗問題易于藏匿,對基層紀檢監察機關有效履行“監督的再監督”職責平添了不少難度。

  “陽光平臺”——

  把小微權力“曬”在陽光下

  “從工程項目的登記、設計造價監理、財審、施工搖號到竣工驗收、審計全過程,點開‘陽光平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特別安全、放心。”4月2日,剛剛觀看完農村幸福院施工單位搖號的周寧縣純池鎮純池村村委會主任徐守臻感觸頗深,“以往村里上項目,‘告狀信’滿天飛,如今有了‘陽光平臺’,群眾滿意,我們也方便,‘曬’在陽光下真好啊!”

  為有效規范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項目建設,推進工程建設領域廉政風險防控工作,進一步加強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2017年9月,寧德市紀委經過深入調研,積極推動周寧縣試點運行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陽光平臺”,并于2018年9月以市政府名義在全市進行推廣運行。

  “陽光平臺”由市政府牽頭協調、整合、優化各職能部門資源,將投資在20萬元以上、400萬元以下的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項目統一納入平臺管理,并對流程進行重新梳理和優化,通過有形的平臺將項目運行進行在線管理,實現業主單位網上申請、查閱、辦理,政府職能部門網上審批。

  平臺規定,實行項目全程網上申報、網上審核、網上公開邀標、搖號確認中標等,將項目各個環節和信息全部“曬”在陽光下,堵住各種“暗門”,從而確保交易過程公正透明。

  “在問題多發易發的工程發包環節,平臺實行公開搖號制,由業主在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備案的企業名錄庫中,公開搖取1家中標企業,并將搖號過程進行網上直播,項目各方參與人、相關監督部門以及群眾均可第一時間觀看搖號情況,有效切斷了過去拉關系、找門子、打招呼的老套路。”周寧縣行政服務中心經辦人王周贅說。

  “陽光平臺”建設,同時為紀檢監察機關實時進行“監督的再監督”提供了極大便利。平臺上所有項目均實現全程留痕,所有信息和作業過程、相關數據全部得到實時保存、全程記錄,發布的視頻資料均留檔備份、長期保存。

  “我們紀委可以隨時調取相關項目信息開展監督檢查,必要時組織財政、審計等部門進行抽檢。”周寧縣紀委常委魏孫斌說:“對發現的問題及時進行責任追究,提高了監督的效能與震懾。”

  截至今年一季度,寧德市通過“陽光平臺”共受理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項目823個、涉及資金17.29億元,其中村級項目366個、涉及資金3.48億元,沒有出現紀檢監察業務范圍內信訪舉報問題。(中國紀檢監察報記者 管筱璞 通訊員 寧繼萱)

版權所有 中共福建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福建省監察委員會 [閩ICP備13019752號]

關于我們 網站聲明

烟火节电子